留著披肩長髮,笑起來如同鄰家女孩兒般清爽的上海姑娘王雪伊,很難讓人將她跟“運動員”三個字聯繫起來。但她不僅是大冬會中國代表團中的一員,而且還是“管”著4個隊友的中國大學生女子冰壺隊隊長——當王雪伊穿上運動服,扎起馬尾辮,乾凈利落地來到冰場上指揮若定時,又會讓人忘記她學生的身份。
  儘管,代表國家隊出現在國際賽場上是王雪伊一直以來的夢想,但這位就讀於上海對外經貿大學國際銀行業務專業的大三學生,在進入大學校園之前,幾乎沒想過能夢想成真。在報名參加學校的冰壺隊之前,王雪伊和其他隊員一樣沒有接觸過冰壺運動,但一接觸之後,這項被譽為“冰上象棋”的智力運動就讓王雪伊痴迷不已,而她的運動天分也因此被充分挖掘出來。
  別看長相文靜,王雪伊從小就特別好動——小學打過籃球、初中玩過乒乓球、高中練過馬術、剛進大學還迷上過瑜伽。“練冰壺之前,我最喜歡的是馬術,因為我非常喜歡動物,很享受能和動物伙伴一起完成訓練和比賽的過程,我曾經的夢想是代表中國隊參加馬術比賽。”但因為學習成績太好,王雪伊的運動員夢想早早就破滅了——從小就是“學霸”的她,中學時期在上海一所重點中學考過第一名,最榮耀的是,數學連續十幾次考了全年級第一名,進入大學後,數學成績在全班也是數一數二的。
  “我從小就想當運動員,但是學習太好了,父母肯定不贊同我當運動員,因為中國的運動員看似在功課上並不擅長。”因為“太會學習”,王雪伊一直是考場上的佼佼者,直到加入學校冰壺隊後,她才發現,自己的運動員夢想並不遙遠。
  柔韌性和協調性均非常出色的王雪伊,很快就掌握了冰壺運動的投壺、擦冰和擊打技巧。說起自己這1年半的冰壺運動經歷,王雪伊頗為得意地告訴記者:“也算是個傳奇的故事吧。我花了3個小時就基本趕超了練了兩個月的學姐。當時沒有正式的冰場,訓練條件很差,大家的進步都很慢。我的柔韌性和協調性都比較好,學得比較快,曾打過二壘,但很快就成為四壘手,然後就一直打四壘了。”
  由於對感興趣的東西非常執著,王雪伊笑稱她喜歡冰壺就像喜歡數學一樣,她說自己的優勢是訓練刻苦且好鑽研,“我是我們隊練得最多的,經常會看各種比賽,還喜歡和教練討論戰術。”為了更專註於冰壺運動,王雪伊放棄了之前喜愛的運動項目,“想要鑽研一個東西,就要花費很多時間和精力,我現在沒時間去參加別的項目,當然也怕在別的項目中受傷。”觀察場上的局勢、冷靜堅決地佈置戰術、指揮隊友選擇路線,她手臂在胸前一橫做出“殺”的手勢,連聲大叫“Hurry”力圖讓冰壺抵達預定的位置——如今站在場上的王雪伊霸氣十足。
  可畢竟,中國大學生女子冰壺隊組建時間僅有半年,相比長期配合併有過不少大賽經驗的對手,中國的女大學生在賽場上顯得非常稚嫩,這使得她們上來就連輸了幾場。“大多數對手打冰壺的時間都很長了,我們參賽的主要目的就是學習,輸贏並不重要。”儘管嘴上這麼說,但王雪伊眉眼中流露出的倔強和不服輸的勁頭,還是透露了她的“野心”,“已經輸了好幾場比賽,我還是希望接下來能贏幾場”。
  看到自己學校的校隊能夠代表中國大學生亮相大冬會舞臺,上海對外經貿大學副校長徐小薇特別慶幸當初在學校中大力推廣冰壺運動,她告訴記者:“考慮到這個項目很適合我們學校的學生,加上大學園區有建成的冰壺場館,我們組建了校冰壺隊,還聘請兩名外教開設冰壺選修課,並幫助周邊的中學培養冰壺後備人才。沒想到不到兩年,上海對外經貿大學冰壺隊竟能代表上海隊參加全國比賽,成為學校的一支明星運動隊。”
  讓徐小薇感覺欣慰的,還有冰壺運動在學校的開展對學生團隊意識起到了促進作用。對此,王雪伊深有體會,“獨生子女在性格方面比較自我,很少會考慮別人的感受,但冰壺運動特別講究團結協作,這讓我們這些獨生子女受益匪淺。”比如這次由於房間緊張,5個冰壺隊姑娘被安排擠住一個房間,但這些獨生子女非但沒覺得有何不妥,或發生不快,反倒將此當作難得的人生經歷。
  談到自己未來的規劃,王雪伊希望能在本校攻讀研究生,因為只有這樣才可以繼續打冰壺。“現在以學業為重,利用業餘時間打冰壺,向國外的模式靠攏。那些國外選手可以有自己的工作,利用業餘時間打冰壺也能打好,我相信我也能做到。我還想代表上海參加2016年的全運會,這就意味著我要在學校讀完研究生,然後再考慮找工作的事情”。
  本報特倫托12月14日電  (原標題:大冬會中國代表團里有位“女學霸”)
創作者介紹

打掃公司

ip35ipix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