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物質由於具有高致病性,任何的流失,都容易造成公眾恐慌,唯有最嚴格的管理,才能讓公眾放心。
  本報特約評論員韋應成
  在南京,一家天津的公司在進行探傷作業期間,丟失了一枚用於探傷的放射源銥-192。經過3天左右時間才將其鎖定在2平方米範圍內,後稱由於地形複雜,雜草叢生,放射源近似黃豆大小,且技術人員不能長時間近距離尋找,有待專業設備來找回。最新消息稱,10日下午,現場指揮部用“人海戰術”尋找放射源,終於挖出並放入安全箱。
  一場危機事件,得到了較好的控制並最終解決,這是不幸中的萬幸。然而,這一事件還有諸多疑點值得追問,有諸多教訓需要汲取。比如,5月7日丟失,10日才在確定位置後公之於眾。那麼,是該在第一時間提醒公眾,還是在確定位置後再公佈?誠然,在未確定位置之前就公佈,會徒增人們的恐慌心理,但公眾知情權和自我避險意識如何維護?一般而言,放射源都會用專用的裝置存放,這個“黃豆大小”的東西怎麼解釋?顯然,有關信息披露並不完全。
  有人說,相對而言,探傷用放射源比較容易丟失,因其經常用於工地檢測,是移動性的放射源。這話不錯,但考慮到探傷用的放射源易丟失的特性,在使用和管理上,就應當更嚴格。然而,為什麼它還會上演丟失的故事?這決不是鑽牛角尖,而是從近年來一些放射源引發的事件,得出的一個嚴肅思考。
  2005年,在哈爾濱發生一起銥-192傷人事件,卻找不到這個放射源究竟從何而來,是誰丟失的至今也未見公開報道。山西省忻州市張芳一家,至今仍深受放射源之害。悲劇的緣由,竟是鈷源室管理員記錯了放射源數目,技術人員從封存的井里只拿走了五枚金屬圓柱體,另外一枚放射源的下落,此後沒有人再去關心。這種管理上的混亂令人擔憂。曾有普查顯示,內地至少有2000枚廢舊放射源下落不明。這表明,放射源的管理雖然有一套嚴格的程序,但還不能令人放心。
  今天,放射性物質在各個領域的應用日漸頻繁。據央視2005年的報道,當年全國有放射源的使用單位就已超過12000家,使用放射源超過10萬枚,且每年以5%到10%的速度在遞增。可見,對此的管理不是小事。這種物質由於具有高致病性,任何的流失,都容易造成公眾恐慌,唯有最嚴格的管理,才能讓公眾放心。
  嚴格監管與嚴厲懲罰,能夠有效防止放射性物質的丟失。然而,道理大家都懂,就是監管起來乏力,懲罰起來手軟。這就有必要下重手。想想這種東西,對百姓生命帶來的傷害,對他們生活造成的毀滅性打擊,我們就應當管住源頭,全程管好接觸和使用它們的人。唯有讓掉以輕心的人付出代價,讓那些滿不在乎的單位被罰到肉痛,才能倒逼他們打起十二分精神來。相關報道見12版  (原標題:放射源丟失問責不能手軟)
創作者介紹

打掃公司

ip35ipix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